广东摸排企业受疫情影响情况,专家呼吁租金、还贷暂缓

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对区域经济,对企业正在产生哪些影响?

为了解新型肺炎对经济的影响、研判经济形势、提出政策措施建议,广东省发展改革委(国民经济综合处)正在开展企业问卷调查。

这份《广东省企业近期经济情况调查》设置了16个问题,问题包括企业现在计划何时开工、预计员工返工率、湖北籍员工比例、近期企业经营主要困难有那些、预计一季度营业收入增长情况、政府应如何与企业共同应对疫情带来的困难等问题。

广东省统计局的数据显示,2019年广东地区生产总值占全国的10.9%,连续31年居全国首位,是第一经济大省,其中工业增加值接近4万亿元,是第一制造业大省。进出口总额7.14万亿元,占全国22.6%,其中出口4.34万亿元,占全国25.2%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4.27万亿元,占全国10.4%。

广东与湖北同属于中南大区。加上十分便捷的武广线,因此联系十分紧密。根据国家卫健委2018年底发布的《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8》,珠三角来自外省的流动人口中,最多的是湖南人,大约399万人,其次是广西人(约370.5万)、四川人(191.19万)、湖北人(181.2万)、江西人(143.8万)、河南人(119.2万)、贵州人(67.53万)、重庆人(62.5万)、福建人(58.6万)。

湖北作为我国前几名的高教大省,每年毕业的大学生数量相当庞大。湖北的毕业生中,有相当大一部分流向了广东,这部分人入户很容易,因此有相当一部分人并未体现在外来流动人口的统计之中。

从时间轴上算,由于很多工厂放假较早,很多产业工人已经在1月20日疫情爆发之前已经返乡。按照往年经验,这部分群体在正月十五以后返岗的比较多。

广东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分析,相比第三产业中的餐饮、交通、旅游、影视等行业受到的巨大冲击,第二产业总体所受到的影响会小一些。如果在元宵前后疫情能得到有效控制,由高峰回落,那么对第二产业的影响会下降到最低水平。“所以,主要还是看疫情的发展情况。”

作为外贸依存度最高的省份,外向型经济对广东经济发展贡献巨大。彭澎说,外贸企业通常是年初的订单没有年尾多,一般也要到四月份春季广交会后订单才多起来,影响会小一些。但对于现在订单就比较充足的企业,影响就会比较大。

东莞一家从事卫浴产品生产出口的企业主杨华(化名)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他的工厂一年出口值达数亿元。“工厂里面湖北工人也不少,到时候有一大部分人没法返岗,按照签的订单,这么多货节后要出,到底怎么办?”

昨天刚从美国回来的杨华说,他的工厂原计划2月1日开工,现在推迟到2月10日。但仍然面临工人紧缺的问题,因此只能采取加班加点、另招工人的方式来解决人力不足问题。这几天,自己的主要工作就是在跟客户去商量适当推迟交货的问题,由于疫情是不可抗力因素,很多客户也都能理解。比如,之前计划是走海运,大概要30天,现在为了交货,只能走空运,大概5-7天到。这样一来,成本会大幅上涨,因此需要跟客户商量,要么成本分摊,要么推迟一定的时间交货。

来自广州天河区的李明(化名)经营的企业主要从事医疗保险和加油卡销售。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疫情期间,企业受到影响大,短期内开车的人少了,加油卡的销售受到很大冲击。而医疗保险现在也受到冲击,不过长期看,随着人们健康意识的提高,未来反而看好。

李明认为,衡量疫情对企业的影响,最核心的还是要看疫情在何时能度过高峰阶段,得到有效控制。

当然,无论是企业的生产经营,还是老百姓的消费信心的恢复,都需要一个过程。在这个过程中,大企业基础雄厚,能扛的时间比较久,但对很多中小企业、个体户而言,面临人工成本、资金、租金、原材料等多方面的压力,如果无法度过这个苦难期,会面临关停的局面。

“从当前情况看,我们企业最大的优势是厂房都是自己的,没有租金成本,但绝大部分中小企业厂房都是租的,租金压力影响会特别大,很多企业承受不了。”杨华说到。

“很多中小企业负债两三个月就承受不了。”彭澎说,“有关部门需要充分考虑他们的困难和需求,积极帮助中小企业。”

彭澎说,这两年在扶持中小企业发展方面,减税降负做了很多,再减可能有一定的难度,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在紧急状态下必须要做。不仅减税降费,在很多领域都需要共同努力,比如在中小企业还贷、交租金等方面可以暂缓履约,减少不必要的司法纷争,大家共度难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