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无限极”涉嫌医疗宣传 说起亲友推销 都是满腹苦水(图)

3376

记者采访时,申女士身边还放着老师的讲课视频。记者张敏摄

3369

明珠怡和国际酒店1层的“无限极”山东分公司。记者张敏摄

记者张敏 实习生龙敏纪凡逸

生活日报3月21日讯21日,本报报道了市民李先生质疑妻子加入“无限极”后被洗脑,记者暗访发现“无限极”专卖店存在保健品过度宣传医疗效果以及计酬制度存在“团队计酬”的模式(详见20日04版《相信十年挣一亿舍家投入“无限极”》)。

21日,又有多位市民向本报反映,曾因用过“无限极”产品而出现过敏反应,认为“无限极”产品涉嫌医疗宣传,夸大效果。

女儿发烧他却不送医

市民苗先生告诉记者,他的妹夫刘先生今年27岁,与苗先生的妹妹育有一个可爱的女儿,一家三口从事装修工作,在历下区某出租房内居住。

这本是其乐融融的一家,但从2015年开始,刘先生不知为何突然接触并过度痴迷“无限极”产品,“经常购进大批‘无限极’产品,共花费了数万元。”苗先生告诉记者,“无限极”产品明明是保健食品,但妹夫刘先生却坚信具有治病功能。有一次自己的宝贝女儿发烧,刘先生不将女儿送往医院,却给女儿服用“无限极”某款钙片,最后烧也没退,送医院才化险为夷。

因为刘先生过度痴迷“无限极”产品,并希望自己将来能有家“无限极”专卖店,家庭之间没少闹矛盾,最后终于花光了所有积蓄,刘先生带着妻女离开了济南,返回了四川老家。

吃完产品胃疼了一周

2012年,市民宋女士因身体不适住进医院,偶然间听到旁边一位病人亲属说吃“无限极”的产品可以治疗疾病。

宋女士告诉记者,之前曾有一位做房产中介的杨女士也向她推荐过“无限极”产品,可她当时并没有接受,现在有点病急乱投医,于是又与杨女士取得了联系,二人一起来到嘉恒商务大厦附近的某“无限极”专卖店。

据宋女士回忆,当时该“无限极”专卖店销售人员称,“他们的产品对血管挺好的,其他的疾病也都能治好。”宋女士称,在听了销售人员推荐后,她花了近一万元购买了他们的产品,“但回家刚吃了几天,便觉得身体难受,胃疼了一个星期。”宋女士称,当时连买菜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之后,宋女士找当时的“无限极”销售人员退货,但对方称是因为宋女士吃的品种太多,才会出现身体不适的。可宋女士认为,“品种再多,那也是他们当时介绍我买的。”

随后,记者便根据宋女士提供的电话,跟当时的“无限极”销售人员取得联系,对方称自己卖的是保健品,并没有药品的功效,只能加强营养。

病情加重成了“排毒反应”

此外,市民韩先生身患尿毒症,家里一位推销“无限极”的亲戚向他介绍,称“无限极”产品可治疗癌症、尿毒症等各种疾病,韩先生当时不太相信,但附近有家人却花费上千元购买了“无限极”产品,出现过敏情况,反而病情加重,“当时这位亲戚解释是正常的排毒反应。”韩先生称。

市民苗先生也称,家中两位亲戚正在推销“无限极”产品,称可以治疗疾病、补充营养等。但自己家中老人购买“无限极”产品后却出现过敏反应,两位亲戚也称这是正常的排毒反应,但之后老人情况也一直没有好转,而两位亲戚仍然在推荐无限极产品。